1. <tbody id="zxtyk"><span id="zxtyk"></span></tbody>

    2. <tbody id="zxtyk"></tbody>
    3. 歡迎光臨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行業新聞
      企業展示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0375-8208367
      公司地址:舞鋼市產業集聚區建設路與興業路交叉口
      微信公眾平臺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東北特鋼關鍵一周:破產可能性不大,誰會最終接盤?
      發布時間:2017-06-26 08:39 | 版權所有: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

        留給東北特鋼的時間不多了。

        7月10日,是東北特鋼集團及破產管理人向大連中院申請第二次延期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截止日期。

        根據《破產法》第79條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如果規定的期限屆滿,經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請求,有正當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個月。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債務人破產。

        而7月10日,正是法律允許的給予東北特鋼重整的最后期限。

        從2016年10月10日到2017年7月10日,一共273天,這是東北特鋼重整過程的周期。在此期間,圍繞重整,當事人東北特鋼和戰略投資人以及眾多債權人的談判膠著。

        在東北特鋼內部,關于戰略投資方,也就是此次重整的接盤人究竟是誰,一直傳言不斷。

        6月21日,東北特鋼下屬子公司的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向經濟觀察報透露,去年年底以來,鞍鋼集團和東北特鋼一直在時斷時續地接觸,這期間集團內部始終伴隨著鞍鋼能否接盤東北特鋼的傳聞。

        該人士所在的公司,在此期間一共與鞍鋼正面接觸了兩次,分別是鞍鋼方面對該東北特鋼子公司進行資產評估和審核。該人士對經濟觀察報稱,除了鞍鋼之外,沒有其他意向投資人對子公司層面有過類似的接觸。

        6月22日,作為清算組成員,遼寧省工信委冶金處官員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在尋找戰略投資團的過程中,有包括鞍鋼、本鋼甚至是部分民營企業在內的意向投資人,均對工信委進行了咨詢。遼寧省發改委財金處則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在此過程中,一直都有投資人在競標,不只是鞍鋼一家。不過上述兩個部門同時表示,從接觸的過程看,的確是鞍鋼最為積極,也是對東北特鋼調研最為深入的一家意向投資人。

        上述遼寧省工信委和發改委人士均經濟觀察報表示,雖然同為清算組的成員,但其介入的相對較淺,更多地是作為配合的部門參與此次的重整,真正的決策部門是遼寧省國資委,此外,在債務重組的處理方案上,遼寧省金融辦也發揮著較為關鍵的作用。

        經濟觀察報記者6月21日、6月22日連續兩天撥打遼寧省金融辦電話,最終接通后,對方直接掛掉電話。在過去一周內經濟觀察報記者多次撥打遼寧省國資委數個電話,均無人接聽。

        6月23日,一位東北特鋼銀行債權人律師顧問告訴經濟觀察報,目前重整的方案還沒有最終確定。同一天,東北特鋼宣傳部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至少在宣傳部的層面,現在尚未接到關于重整接盤人最終是誰的消息。

        東北特鋼宣傳部人士同時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基于東北特鋼的特殊產品定位,走向破產的可能性不大,東北特鋼層面的領導曾表示有信心完成重整,而重整方案有可能會在最后期限到來之前的幾天公布。

        探秘接盤人

        2016年3月,東北特鋼開始爆出債券違約,其后,連續違約。有媒體報道稱,2016年12月1日,第一次債權人大會在大連召開,彼時經過大致統計,東北特鋼集團及其下屬的大連特殊鋼有限責任公司、大連高合金棒線材有限責任公司,債務總規模高達700億元人民幣,包括銀行、基金、實業企業等在內的相關債權人多達374家。

        2016年10月10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大連中院”)裁定對東北特鋼進行破產重整,即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進行債務調整,從而解決債務問題,并同時使得東北特鋼擺脫財務困境。

        漫長的重整從此開始。

        2016年10月19日下午,東北特鋼集團在一次債券持有人會議上出示了一份“關于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指定管理人的公告”,公告指定東北特鋼集團清算組、大連特鋼清算組、大連棒線材清算組分別擔任東北特鋼集團等三家公司破產管理人,也即清算小組。此后東北特鋼發布的公告顯示,前述三家公司的破產管理人組成人員相同,由遼寧省國資委、遼寧省金融辦、遼寧省發改委、遼寧省工信委、北京金杜律師事務所有關人員組成。

        東北特鋼原計劃于今年4月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后因意向重整投資人決策程序復雜,2017年4月10日,根據東北特鋼集團及管理人的申請,大連中院裁定延長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時間至5月10日。根據東北特鋼旗下子公司撫順特鋼的公告,在過去的一個月時間里東北特鋼集團及管理人積極組織協調意向重整投資人、主要債權人就重整投資方案等有關內容進行了多輪的溝通、協商,但相關事項的磋商與談判仍在進行當中。其后,東北特鋼集團及破產管理人向大連中院申請延期提交重整計劃草案至7月10日。

        2017年6月21日,東北特鋼下屬一家子公司的知情人士得知,本要成為“定論”的接盤人鞍鋼集團,又出現了“插曲”,原因在于兩家公司就某些問題依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但具體原因為何,這位人士未能做出更進一步的答復。

        這位知情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關于鞍鋼集團意欲接手東北特鋼,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最開始,也就是2016年下半年,公司內部傳言鞍鋼和東北特鋼在接觸,其后因為東北特鋼提出的條件鞍鋼不能接受,重整的意向被暫時擱置。隨后,一家民營鋼企開始入局,同在本省的本鋼集團也在意向投資人之列。但最終,到了年底之前,鞍鋼卷土重來。

        上述東北特鋼下屬子公司的知情人士回憶了和鞍鋼的兩次近距離接觸過程,這兩次均是和“摸底”有關。

        第一次是在2016年的10月,也即是東北特鋼宣布破產重整不久,彼時鞍鋼來到東北特鋼以及該下屬子公司,進行了一次與破產相關的評估和審核。進入今年上半年,鞍鋼再次派駐工作人員,對東北特鋼包括該下屬子公司再一次進行了評估。兩次評估審核,東北特鋼方面均按照要求,向鞍鋼方面提供了一些財務數據和資料,包括銀行債務、資金往來等。

        該知情人士說,“截至目前,除了鞍鋼之外,尚沒有其他的企業有過如此深入的調研舉動。資產的評估,鞍鋼那邊經過幾次接觸,已經摸底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說,基礎工作已經就緒。下一步,可能需要看高層的協商情況。協商好的了話,也就很快塵埃落地了。就我們的了解,還是鞍鋼接管的盤面比較大。”

        這位知情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問題的關鍵點可能還是在債務處理的方案。鞍鋼是否愿意、以及是否有能力拿出償還債務的資金是一個問題,而拿出的資金和償還方案,又是否能夠滿足債權人的要求,又是個問題。在此之前,關于債權人與東北特鋼的意見分歧一直沒有終止過。”

        不過,公開可查的債權人會議即在年前召開,彼時幾乎所有的債權人悉數到場,東北特鋼的債務規模也在彼時得以盤點。上述知情人士介紹,東北特鋼重整之后,債權人便沒有再來催債,企業算是暫時被保護起來了。

        這樣的說法與遼寧省發改委財金處以及遼寧省工信委冶金處相關人士的說法基本一致,二者均為此次破產重整的破產管理人之一。6月22日,遼寧省工信委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此前除了鞍鋼集團,還有其他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均向工信委做過問詢,希望了解企業的生產經營情況。但是只有鞍鋼這邊,派出專門的人員與東北特鋼進行密切的接觸。

        此前盛傳的潛在接盤人本鋼集團,最終沒有了下文。對此,遼寧省發改委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下一步很有可能進行鞍本重組,所以,本鋼接盤和鞍鋼接盤,最終可能是一回事。

        今年5月,曾有媒體報道“傳鞍鋼集團參與東北特鋼重組擬持股51%”的消息,5月12日,東北特鋼旗下上市公司撫順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600399.SH)發布公告稱:“自2016年10月10日進入重整程序以來,東北特鋼集團的重整工作正在法院和管理人的監督、指導下依法有序地開展當中,已經進入到戰略投資者引進和重整計劃草案制定的關鍵階段。已有多家意向重整投資人正在開展對東北特鋼集團的盡職調查和重整投資方案的準備工作。截至目前,重整投資人的人選尚未確定,重整計劃草案也尚在討論當中。”

        這份公告還稱:“下一步,東北特鋼集團及管理人將繼續采取措施推進重整投資人的引進和重整計劃草案的制定工作,確保在7月10日前向法院提交重整計劃草案。”

        數天前的一次會議

        2016年10月19日下午,東北特殊鋼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東北特鋼)召開了債券持有人會議,會上,東北特鋼方面出示了一份“關于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指定管理人的公告”,公告指定東北特鋼集團清算組、大連特鋼清算組、大連棒線材清算組分別擔任東北特鋼集團等三家公司破產管理人。公告顯示,前述三家公司的破產管理人組成人員相同,由遼寧省國資委、遼寧省金融辦、遼寧省發改委、遼寧省工信委、北京金杜律師事務所有關人員組成。

        這樣的陣容,與民營企業的重整形成了顯著的區別。此前便有債券持有人認為,上述人員構成顯示東北特鋼破產重整將依然是當地政府主導。

        金杜律師事務所公關人員告訴經濟觀察報,這三個破產清算組,金杜都有相關的律師參與。但金杜方面拒絕透露更多的消息。

        遼寧省工信委只有一人參與了清算小組。遼寧省工信委的一位人士是此次破產清算組的成員,該負責人向經濟觀察報講述了前后兩次參與重整相關議題的情況:第一次會議是在清算小組成立之后,會議的主要目的在于了解重整涉及的基本情況,包括債務情況、股東情況、債務人債權人雙方的想法,以及早期提出的債務處理方案,該方案包含了債轉股的相關意見。

        上述遼寧省工信委的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清算小組成立之后并召開第一次會議后,鞍鋼開始介入重整,工信委作為清算組成員再次參與其中。但他表示,這一次并沒有正式的會議,工信委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下情況,后續鞍鋼與東北特鋼雙方的接觸和行動,工信委已不得知。“清算小組中,工信委的職能主要是負責與生產、設備相關的工作,對于債務處置這樣的問題,工信委所知甚少。事實上,整個重整的過程,是遼寧省國資委牽頭和深入操作,工信委主要是作為配合的部門。各種遇到涉及工信委的職能范圍,或者是清算組統一開會、需要全員到場的時候,工信委才會介入。”這位遼寧省工信委的相關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

        不過該人士表示,就他們所知,鞍鋼和東北特鋼的確一直在接觸,鞍鋼對于東北特鋼的考察已經有很長的時間。雙方意見在開始的時候就有出入,但對于眼下進展到了什么程度,他并不知情。

        作為清算小組的另一個成員單位,遼寧省發改委財金處的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國家發改委財金司在主抓債轉股這方面的工作,所以從對口的角度,將省發改委放在了清算組里。但是重整是國資委主導,只是在和監管部門溝通的時候,省發改委會起到協調的作用。

        遼寧省發改委財金處人士向經濟觀察報透露,實際上,整個重整方案的推動,包括引入戰略投資者,都是省國資委主導。其中,清算組的帶頭人是國資委的一名副主任和金融辦的一位副主任,加上省政府一位專職的副秘書長,以及國資委的一個負責處的人員,共同在其中發揮作用。該人士表示,重整引入評估、審計機構的時候,作為破產管理人都要全程參與。但是一些核心的環節,發改委沒有涉及。

        相關的專題會在今年上半年還曾召開過,其中包括遼寧省政府層面召集相關小組成員的專題會。遼寧省發改委參與的最近一次會議就在數天之前,會議地點則是在北京,就重整一事與國家發改委進行了溝通。

        遼寧省發改委財金處人士對經濟觀察報透露,此次的意向戰略投資人鞍鋼屬于央企,不是歸省國資委管理,因此需要國務院國資委的推動和認可。但該人士同時表示,這不代表國務院國資委深入介入此事,不過從鞍鋼的角度,鞍鋼要重整,一些大的決策會跟國務院國資委請示。

        該人士同時表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有數家企業在競標,不止是鞍鋼一家,只是就目前看,鞍鋼的表現最為積極。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