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zxtyk"><span id="zxtyk"></span></tbody>

    2. <tbody id="zxtyk"></tbody>
    3. 歡迎光臨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行業新聞
      企業展示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0375-8208367
      公司地址:舞鋼市產業集聚區建設路與興業路交叉口
      微信公眾平臺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新形勢下鋼鐵行業“去產能”可以淡化“量”的指標
      發布時間:2017-05-18 17:03 | 版權所有: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
        近期,我國鋼價出現下行趨勢,國內現貨鋼價綜合指數在一周之內下跌0.02%。同時,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發布的國內鋼材綜合價格指數在2月27日達到2017年以來的最高值107.88點,在4月17日降至最低值92.23點,5月12日的值為94.62點。國內鋼材綜合價格指數在4月3日至10日的單周降幅最大,降幅為5.2%,目前的值與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期間的水平接近。對此,有觀點認為,鋼鐵價格目前在一定程度上呈現“大起大落”。

        兩方面原因促價格呈下行趨勢

        “鋼材價格波動是我國鋼鐵市場供需結構的真實反映,也是正常的市場狀態,并處于合理范圍之內,目前還不能得出‘大落’的結論。”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研究員周健奇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在周健奇看來,當前,鋼價下行主要有以下兩方面的原因。

        一是前期鋼價過快上漲,刺激粗鋼產量上升。2015年1-12月,我國粗鋼產量當月同比增速和累計同比增速全部為負。2016年,粗鋼產量當月同比增速和累計同比增速分別從2月、8月開始由負轉正。2017年4月,粗鋼產量增長實現2014年以來的最好水平,當月同比增速為4.9%,累計同比增速為4.6%。不論是當月增幅還是累計增幅都呈現出偏快增長勢頭。

        二是工業恢復性增長,但鋼鐵行業的下游需求未出現根本性好轉。2016年,我國粗鋼消費量同比增長2%,結束了連續兩年的負增長,反映了我國工業正在企穩向好。但2016年的粗鋼產量和消費量的正增長幅度均不大,是在2015年基數較低基礎之上的小幅上升。鋼材價格較快上漲是經濟企穩、“去產能”工作強力推進和重污染天氣區域臨時限產等因素疊加,有效改善了市場供需結構的結果,鋼鐵下游需求并沒有出現明顯好轉。1-4月,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累計同比增速為6.7%,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僅為0.8%,與工業平均水平相比差距較大。

        周健奇認為,在我國經濟緩中趨穩、穩中向好的大環境下,綜合考慮我國“去產能”政策和重污染天氣以及特殊情況下區域臨時限產政策的影響,此次鋼材價格的波動應該可以通過市場的自調節來平抑。

        “當前價格在合理區間內波動,也有好的一面:一是將有利于抑制產量過快恢復的勢頭,從而促進鋼鐵產業結構優化調整;二是有利于下游制造業生產成本理性回歸,形成良性的經濟發展態勢。”周健奇指出。

        嚴格環保監管應發揮重大作用

        近日,河北省發改委、省工信廳發布了《關于運用價格手段促進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自2017年起,河北省對鋼鐵行業實行更加嚴格的差別電價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階梯電價政策,原對鋼鐵企業執行的懲罰性電價政策相應停止執行。

        根據《通知》,對列入《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1年本)(修正)》鋼鐵行業限制類、淘汰類裝置所屬企業生產用電繼續執行差別電價,在現行目錄銷售電價或市場交易電價基礎上實行加價。其中,淘汰類加價標準由每千瓦時0.4元提高至0.6元,限制類加價標準為每千瓦時0.2元。未按期完成化解過剩產能實施方案中化解任務的鋼鐵企業,其生產用電加價標準執行淘汰類電價加價標準,即每千瓦時加價0.6元。

        在周健奇看來,《通知》的出臺主要是為了較好地完成2017年“去產能”任務。2016年,河北省超額完成鋼鐵“去產能”計劃。目前,全省已按規定全部淘汰了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和30噸及以下電爐。2017年,鋼鐵“去產能”工作將持續推進,河北省的壓力較大。在此背景下,河北省出臺了《通知》,通過加大對不能按期、按量完成壓減任務的鋼鐵企業的懲罰力度,確保完成新的年度計劃。

        據記者了解,《通知》要求,各地要將執行差別電價的企業名單于每年7月1日和12月31日前向社會公布,并報河北省發改委備案。因實施差別電價、階梯電價政策而增加的加價電費,按照有關規定,歸各市人民政府統籌使用,主要用于支持鋼鐵行業節能技術改造(含余熱余壓利用)、淘汰落后產能和轉型升級。

        “《通知》的出發點是壓減產能,對行業發展的影響還很難講。”周健奇表示。

        考慮到我國鋼鐵“去產能”已經進入新的階段,產能總量過剩壓力逐步緩解,結構過剩矛盾日益突出。為此,周健奇建議,今后的“去產能”政策可以淡化“量”的指標,通過嚴格的環保監管來淘汰不達標產能和低效產能;參考國際先進做法,結合我國先進企業排放技術水平,進一步提高鋼鐵企業密集區和工業密集區的鋼鐵企業主要污染物排放標準;強化激勵,鼓勵鋼鐵企業實現超凈排放。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