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zxtyk"><span id="zxtyk"></span></tbody>

    2. <tbody id="zxtyk"></tbody>
    3. 歡迎光臨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行業新聞
      企業展示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0375-8208367
      公司地址:舞鋼市產業集聚區建設路與興業路交叉口
      微信公眾平臺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籌劃重組近一年后失敗 *ST重鋼或重整自救
      發布時間:2017-05-16 14:19 | 版權所有: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

        連續兩年凈利潤負值后被實施退市風險提示、籌劃重組近一年后失敗,重慶鋼鐵終究沒逃脫戴帽變身*ST重鋼的命運。盡管距離4月21日*ST重鋼發布《重大資產重組進展公告》不到1個月的時間,從仍正常交易的重鋼H股——重慶鋼鐵股份來看,股價已折半。有分析人士表示,從2017年一季度數據來看,*ST重鋼的未來經營扭虧仍然艱難。對于*ST重鋼來說,留給其扭虧的時間已經不多。

        暫停重組

        5月3日,重鋼發布終止重大資產重組公告稱,董事會書面議案審議并通過了《重慶鋼鐵關于終止重大資產重組的議案》,正式結束了自2016年6月2日以來的重大重組計劃。

        按照此前計劃,*ST重鋼原擬將上市公司所有資產、可置出負債、人員及業務全部置出,由控股股東重鋼集團承接;在實現鋼鐵業務全面剝離的同時,再通過發行股票方式,置入整合后的渝富控股所控制的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涉及金融、產業投資等領域的優質資產。

        重鋼表示,自停牌以來,公司及交易各方積極推進相關事項,就重組方案進行了反復籌劃和論證。但因重大資產重組方案較為復雜,擬置出鋼鐵資產涉及債務規模大,債權人眾多,涉訴債務情況復雜,經與債權人進行溝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組方案與主要債權人達成一致意見。

        此外,對于擬置入的渝富相關資產由于難以滿足境內外兩地監管要求,且資產剝離所涉及的審批和操作程序較為復雜,需分別履行國有資產監管管理部門、金融及證券行業主管部門等監管審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銜接工作。

        因此,重鋼認為,基于上述原因,預計本次重組難以在規定的時間內與交易相關各方就重組方案達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公司審慎決定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并將在召開投資者說明會后及時申請復牌。

        業內人士表示,渝富集團涉及多個上市資產再上市的問題,復雜程度可想而知,也正因為此,重組不得被終止。

        資料顯示,渝富集團為重慶市政府2004年成立的國有獨資公司,主業包括土地資本運營、金融、產業投資。渝富集團官網顯示,目前其主要參控股金融企業包括重慶銀行、重慶農商行、興農擔保、西南證券、安誠保險、汽車金融、三峽擔保、進出口擔保、銀海租賃、農交所、藥交所、股份轉讓中心、惠民金融、香港公司等。其中,西南證券、重慶銀行、重慶農商行已于A股或H股上市。

        主動重整避免退市

        對于此前的重組,重鋼表示,調整源于近年來宏觀經濟形勢和鋼鐵行業發生較大變化,化解過剩產能等經濟結構調整對公司所處的鋼鐵行業發展前景影響較大。

        事實上,連年陷入虧損的重鋼正面臨退市風險。資料顯示,受此前鋼鐵行業整體過剩、行業下滑等多方因素影響,重鋼已連續兩年虧損,2015年和2016年,重鋼凈利潤分別虧損59.87億元和46.86億元。

        重鋼集團董事長劉加才此前就坦言,2016年重慶鋼鐵未能扭虧,連續兩年虧損遭“ST”處理,“如果2017年再虧損,將被迫暫停上市。2017年是重鋼扭虧脫困的關鍵之年,重鋼必須要邁過控虧扭虧這道坎。”

        具體來看,自2011年起便經營困難,重鋼連續多年虧損。2011年重鋼虧損14.7億元,2012年盈利9881萬元,但需注意的是,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多達20億元。這也意味著,若排除補助金額,2012年重鋼虧損多達19.1億元。到了2013年,重鋼虧損額繼續擴大24.99億元。2014年,重鋼借助資產處置獲利11.33億元與政府補助9.23億元,盈利5143萬元。

        而到2015年時,雖然重鋼仍獲得政府9.69億元的補貼,債務重組也帶來23.5億元收入,但對于重鋼虧損額來說,這些增量仍難以減輕虧損,當年虧損額增至59.87億元。2016年再度虧損46.86億元。

        重鋼表示,2016年,公司經營繼續面臨嚴峻的形勢,在資金十分困難的情況下,被迫于當年6月至年底采取來料加工方式。報告期內,1月至5月,公司自產自銷鋼材坯實現收入21.85億元,同比增加9926萬元。但6月至12月,公司與攀華集團開展來料加工合作,期間為攀華集團加工鋼材125.91萬噸,按會計準則只能確認加工費收入9.7億元,較上年同期的56.81億元減少47.1億元。

        分析師表示,對于重鋼,一方面是其債務包袱沉重,財務成本高企,另外,債務導致的現金流緊張,影響到正常生產經營及高爐利用率,間接導致產量下降。以重鋼粗鋼為例,產量235.5萬噸,按產能600萬噸估算,實際利用率僅38%。此外,在產品競爭力方面,重慶相對沿海鋼企地域偏遠,也導致原、燃料采購和鋼材運輸成本高出許多。

        因此,重鋼表示,此次重整將繼續圍繞鋼鐵主業經營進行,通過改善資本債務結構,降低財務費用,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勞動生產率,為扭虧脫困創造有利條件。

        此外,積極實施產品結構調整。抓住區域市場競爭優勢,快速恢復建材生產,做好系統填平補齊,擴大區域市場占有率,提升產品競爭力。

        重慶國資或成最大“白武士”

        5月10日,重鋼發布公告稱,為保護債券持有人權益,公司擬根據有關規定,提前清償公司于2010年11月發行的公司債券全部未償付本金及利息,將于5月25日召開“重債暫停”2017年第一次債券持有人會議。

        若二分之一以上的債券持有人同意,會議將通過提前清償決議,變更本期債券存續期限并按照“重債暫停”的債券面值與截至兌付、兌息日當期應計利息之和,提前清償本期債券全部未償付本金及利息。該資金由追加的擔保人重慶國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履行擔保責任代為償付。

        重鋼表示,重整程序以挽救債務人企業,保留債務人法人主體資格和恢復持續盈利能力為目標,重整中公司將在法院的主導下與債權人進行債務重組。重鋼將在平衡保護各方合法權益的前提下,積極與各方共同論證通過延期清償、降低利息、豁免債務、以股抵債等各種方式解決債務問題的可能性。

        據悉,重鋼于2010年11月25日核準發行了20億元公司債券,期限為7年期,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為該期債券提供全額無條件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但由于連年虧損,上交所決定自2017年4月13日起暫停該期債券在交易所上市,債券簡稱由“10重鋼債”更名為“重債暫停”。

        但從重鋼本身,已處資不抵債。數據顯示,2016年重鋼資產總額約364億元,負債總額約365.46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100.29%,資不抵債。而這相較于公司2015年末89.78%的資產負債率,大幅增加11.71個百分點。

        資料顯示,重慶國創成立于2007年8月1日,系重慶市國資委出資組建的獨資公司,注冊資本1.5億元。主要經營范圍為從事對外投資業務及相關咨詢服務、資產管理等。根據2016年度合并財務報表,重慶國創2016年末總資產為550.39億元。

        由此來看,重慶國創或其他重慶國資或成為重鋼此次重組的最大“白武士”。日前,重慶國資委相關人員到重鋼調研改革脫困工作,表示重鋼應圍繞生產順行、智能化、適應市場等方面盡快研究落實相關技改方案,盡快研究啟動相關改革工作,協調解決好生產經營保產保供與改革的相關問題。

        上述負責人指出,重鋼要堅定信心,攻堅克難,咬緊年度生產經營目標不放松,不退縮、不松懈。以求實效為目的推進各項改革。要把產品結構、工藝調整、技術改造作為當前的核心工作,確保各工序成本不斷降低;加快改革節奏,實施市場化用工機制,下放用工分配權限,實現“責、權、利”統一。

        此外,有業內人士表示,由于重鋼債務高企,或進行市場化債轉股。繼“去產能”之后,“去杠桿”成為今年鋼鐵業面臨的新任務。日前,根據國務院鋼鐵煤炭去產能部際聯席會議的要求,中鋼協在安徽馬鞍山召開了典型鋼鐵企業“去杠桿”交流座談會。會議討論了下一步“去杠桿”和順利推進市場化債轉股工作的措施和方法,交流了“去杠桿”典型鋼鐵企業在資本結構、負債結構中短貸比例過高等方面的情況。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