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zxtyk"><span id="zxtyk"></span></tbody>

    2. <tbody id="zxtyk"></tbody>
    3. 歡迎光臨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行業新聞
      企業展示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0375-8208367
      公司地址:舞鋼市產業集聚區建設路與興業路交叉口
      微信公眾平臺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馬鋼董事長丁毅:鋼鐵業庫存仍偏高 發力高端淘汰落后產能
      發布時間:2017-05-26 09:11 | 版權所有:舞鋼騰舞鋼鐵有限公司

        以智能化為標志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到來,特朗普政府欲重整美國制造業,德國提出了“工業4.0”,我國也發布了《中國制造2025》規劃,力求在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中占得先機。2017年5月-12月,21世紀經濟報道將推出《中國制造業:景氣2017》系列報道,派出骨干記者到企業一線,從各行業的產業環境、競爭格局、轉型升級、未來戰略、科技融合等多角度多層次地進行高端專訪和一線走訪報道,助力“中國制造”轉型高端“中國智造”。

        《中國制造業:景氣2017》系列報道之高端訪談

        丁毅表達了對鋼鐵行業的一些擔憂。“價格的漲跌幅度太大,對我們的生產和銷售會有一些不利影響,”他說,“同時,目前整個行業的庫存情況還是比較大的,不過從全年來看,我還是抱有樂觀的態度。”

        2017年,中國的鋼鐵企業在經歷兩年的困難期后全面復蘇,今年一季度各大鋼鐵企業表現均十分亮眼。

        其中,馬鋼股份顯得更為突出,利潤排名從2015年中國上市鋼企的第21位,攀升到2016年的第4位,再到今年一季度以同比大幅扭虧為盈9.01億元的成績,位列中國上市鋼企利潤榜前三。

        對于這樣的成績,馬鋼股份董事長丁毅看得相當淡然。在他看來,2017年一季度算是自2009年以來的最好的開局,延續了2016年下半年以來上升的勢頭。“總體來講,公司的運營是健康的,我們的數據也支撐我的看法,整體表現非常穩健。”他說。

        同時,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性產業之一,鋼鐵的景氣程度受到宏觀經濟發展程度的直接影響,2017年一季度6.9%的GDP增速,普遍好于此前各界的預期,這一“開門紅”的成績也給了鋼鐵行業強勁的動力。

        不過,他也表達了對鋼鐵行業的一些擔憂。“價格的漲跌幅度太大,對我們的生產和銷售會有一些不利影響,”他說,“同時,目前整個行業的庫存情況還是比較大的,不過從全年來看,我還是抱有樂觀的態度。”

        多因素影響鋼市走向

        “從全年情況來看,回到2015年那樣的情況可能性不大,”丁毅告訴記者,“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大家都希望有一個穩定的經濟形勢,其實一季度也說明了這樣的情況。”

        而今年年初,五部委聯合出臺了《關于進一步落實有保有壓政策促進鋼材市場平衡運行的通知》,明確要求嚴厲打擊違法生產和銷售“地條鋼”行為,2017年6月底前依法全面取締生產建筑用鋼的工頻爐、中頻爐產能。

        對于鋼鐵市場而言,這樣的“鐵腕”政策影響頗深。

        “這樣的清理力度對我們企業而言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丁毅告訴記者,“因為過去‘地條鋼’基本都是用廢鋼煉制,在打擊‘地條鋼’后廢鋼的價格就出現下降,有助于彌補我們鐵水的不足;其次廢鋼能耗比較低,節約了很多成本。”

        同時,長期以來鋼鐵工業由于高能耗和高污染備受社會關注,今年4月份以來由國家環保部牽頭組織的各類巡查也在密集進行。

        而對于馬鋼來說,高強度的巡查并不會影響鋼鐵的生產。“我們從幾年前開始做環保的工作,噸鋼的環保投入達到150元,取得了一定成績,”丁毅說, “我們所有爐子環保要求都是達標的,巡查不會影響我們的正常生產。”

        記者在跟隨參觀位于馬鞍山的工廠時,也用空氣測量設備對鋼廠的PM2.5指數等進行了測量,生產核心區域的相關數據僅為37,明顯低于在馬鞍山市內測量的數據。

        據馬鋼股份負責生產的人員介紹,在鋼價上揚的時期,全國粗鋼的產量也在不斷放量,一季度最高產量為日產鋼230萬噸,而到了4月份上旬這一數據上升至232萬噸。

        而隨著產量上升,庫存也“水漲船高”。丁毅坦乘目前馬鋼的庫存水平比較高。“以汽車板為例,因為需求端不是很均衡,我們需要備一定量的貨進行應對,”他說,“為了應對后續需求的上升,現在進行庫存準備是正常的。”

        不過,作為國內最重要的汽車板供應商之一,馬鋼不僅面臨著來自于其他鋼廠的競爭,也面臨著今年一季度汽車板需求下降的趨勢,相關板材的銷售量也出現了下降。

        “2017年元月,我們汽車板的訂單量是28萬噸,之后逐步下降,到5月份就下降至12萬噸。”丁毅說。

        不過他也告訴記者,保持輕資產低庫存運行,同時進行柔性生產是馬鋼對于自身的要求,“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進行備貨是正常的,我們目前整體庫存在60萬噸左右,資金占用也比去年四季度多了10個億。”他說。

        瞄準高端做強品牌

        除了對庫存和市場的管理和研判以外,2017年一季度的扭虧為盈也在公告中被馬鋼股份管理層歸結為“產品結構的調整”。

        不過,丁毅告訴記者,產品結構的調整實際上是近年來馬鋼一直在強調的重點工作。“在我們的生產中,板材占有70%,接近1000萬噸,其中汽車板材突破了200萬噸。”

        “鋼鐵制造業的最高境界就是搞汽車,我們在汽車板上的競爭優勢也來自于我們的品牌,”他說,“對標寶鋼,我們今年在板材方面與寶鋼的差價要縮小150到200元,提升我們的品牌價值。”

        他也向記者表示,除了汽車板外,馬鋼傳統強項的家電板也達到了318萬噸,而從2011年投產以來一直在虧損的特鋼,在去年也出現了扭虧為盈,貢獻了5000萬元的利潤。

        “以P91為例,在馬鋼進入這塊市場以前,國內市場一直主要依靠進口,價格大概在20萬元一噸,”他說,“但自從我們拿下之后,現在價格已大幅下降。”

        他也向記者表示,現在企業的競爭很大程度上也是品牌的競爭,“以長材為例,我們要比競爭對手貴150-200元/噸;彈性車輪、低噪音車輪要比競爭對手高六七百塊錢,這些都是品牌帶來的增值。”

        同時,作為國內首批獲得CRCC資質動車組車輪批量供貨的企業之一,目前高速車輪方面的生產進行順利,“實際上是我們從驗證試驗階段實質性地走到了商業化批量供應階段。”丁毅告訴記者。

        而在2017年,作為省屬國企的馬鋼同樣要進行進一步的深化改革、做強品牌。丁毅向記者介紹,國有企業改革現在已不再停留在口號上,已經成為了國有企業重要的考核標準。

        “現在的目標是,將馬鋼集團整體作為一個投資運營集團,馬鋼股份就要打造成一個獨具特色的材料供應商,”他說 ,“同時,我們也在探索職業經理人的模式,探索新的完善的管理體系。”

        延伸產業鏈化解低端產能

        就在記者采訪前不久,馬鋼股份發布公告稱,向其全資子公司法國瓦頓增資4000萬歐元。2014年,馬鋼作價1300萬歐元收購法國瓦頓公司,該公司為世界知名的四大高速鐵路車輪、車軸等部件的生產商之一。

        彼時這筆收購引起了巨大關注,其對于中國高速鐵路部件國產化的意義被許多媒體討論。但在全球鋼鐵生產在2015年步入下行通道后,這筆交易也被人詬病成馬鋼的“包袱”。

        “我們收購它之后,運營情況一直不太好,和整個市場的相對低迷與法國本地的企業文化都有關系,”丁毅向記者表示,“今后我們要進一步強化本部和瓦頓的協同效應,盡早使瓦頓公司的產品進入中國高鐵市場。”

        他也向記者預計,通過一系列的運營管理,今年瓦頓公司的運營會有一定改善,“從時間點上看,我們希望2019年瓦頓公司實現盈利。”

        過去,車輪被認為是馬鋼的一個重要產品,但丁毅告訴記者,目前馬鋼計劃將這一產品培育成完整的產業鏈。“我們不僅造車輪,包括車軸、造車材等方面,我們也可以進行生產。”

        今年3月,安徽省國資委提出,化解過剩產能仍是2017年“三煤一鋼”企業的重要任務。省屬三家煤炭企業要退出產能1665萬噸,馬鋼集團要退出煉鐵產能62萬噸、煉鋼產能64萬噸。

        “去年馬鋼主動退出煉鐵產能62萬噸、煉鋼產能77萬噸,圓滿完成了去產能目標任務,”丁毅說,“今年一季度我們又退出了62萬噸鐵,計劃三季度再退出64萬噸鋼。”

        而到明年,按計劃還將退出100萬噸鐵、128萬噸鋼,他預計這一關停計劃或許也要提前。“效益差的、能耗高的、邊際效益低的其實就應該關停,化解過剩產能實際上是對整個生產系統的再優化,關鍵是要把現有爐機的效率提升上去。”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躁2020